人生,从来都是别无选择

摘要: 第1章 我可以把它当做亲生孩子房间里灯光昏暗,床上人影浮动,一声声暧昧的喘息,从房间里深深浅浅的传来。女人攀

10-12 23:31 首页 百色人网


第1章 我可以把它当做亲生孩子

房间里灯光昏暗,床上人影浮动,一声声暧昧的喘息,从房间里深深浅浅的传来。

女人攀附在他的肩膀,紧紧咬着嘴唇,身体在痛苦跟愉悦的边缘挣扎,男人紧紧扣住她的腰,嗓音粗哑,“你在走神?”

女人轻轻眨了下眼睛,抬眼就看见男人带着怒气的眸子,他在生气吗,生气什么?

“你在想别的男人吗?在我床上想别的男人?”

女人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生气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道,“没有。”

男人不相信,狠狠地在她肩上咬了一口,

“如果让我知道你把我当做别的男人,我会一口一口咬死你!”

女人身体轻轻一颤,发出一声痛苦的轻吟,男人的动作才又温柔起来,“记住我要你这一刻。”

女人还没回过神,新一轮的动作又开始了,女人的轻吟跟男人的喘息,顿时交错成美妙的乐章……

六小时前。

云城沈家,这日张灯结彩,门庭若市,今天是沈家长女,沈佳音与季家独子季泽昊大婚的日子,沈家门外,豪车一列十多辆,好不热闹。

梳妆台前,一身白纱,姿容姝丽的女子对着梳妆镜,轻轻抚弄发间的珠花,她神淡然,眉宇间完全看不到新嫁娘该有的喜悦,她的样子,就像是在完成一件任务一样。

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一刻了,迎亲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但是直到现在,也没有人进来喊她出去,沈家一片冷清,一点没有嫁女儿的喜悦在里头。

沈佳音站起身,对着镜子转了一圈,裙摆荡漾起的弧度优美而高雅,将她整个人衬托的像一朵高贵的雪莲,浑身散发着清幽冰冷的气质。

今天是她的婚礼,很快,她就不再是沈家大小姐,而是季家儿媳。

她的未婚夫,季泽昊,仪表堂堂,是云城出了名的青年才俊,长相英俊,性格温纯,对她也是以礼相待,人生,似乎没有什么不完美的,但是她的心情却平静异常,没有波澜,也没有喜悦。

不大会儿,家里的下人就过来帮她整理衣裙,说她的未婚夫已经到了楼下。

沈佳音没有再耽搁,撩起裙摆,朝外走去。

她从楼上缓缓下来,刚走到楼梯口,就听见她妹妹沈佳雪的声音,带着委屈,从客厅传来,“爸,妈,我跟泽昊已经在一起很久了,他根本就不爱姐姐,你们为什么非要逼他。”

沈佳音脚步微微一顿,下人有些惶恐的看着她,犹豫着要不要提醒楼下的人,沈佳音摆了摆手,示意她别说话。

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,结婚前还能听到这么一段精彩的故事,怎么能打断呢。

“你闭嘴,没问你!”

她的父亲沈霆站在客厅,双眼逼视着她的未婚夫,季泽昊,寒着一张脸,沉声道,“你给我说清楚,这是怎么回事!”

季泽昊抿起嘴唇,只说了一句,“伯父,对不起,这婚我不能结。”

沈霆气炸了,抖着手半天骂不出一个字来。

自家儿子把人家一边跟人家大女儿订婚,一边又睡了人家小女儿,季家长辈也是脸上无光,这么大一把岁数,被指着鼻子骂,却也只能受着,不停的赔礼,“这事儿,是泽昊的错,雪儿年纪小,肯定是被这小子带的,他们之间也就是一时冲动,这婚礼按期举行,季家,还轮不到他说话。”

季泽昊张了张嘴,却不敢反驳他的父亲。

季父又道,“这件事的确是泽昊做得不对,但是亲家,今天大喜的日子,什么事情等我们婚礼过了,再说行吗?”

沈佳雪慌了神,要是这样下去,今天这一出戏不就白演了,想到这里,掐了季泽昊一把。

“伯父,我已经承诺了雪儿,这婚我不能结。”

季父好不容易安抚下去对方的情绪,季泽昊一句话又给挑起事儿来,沈霆的脸色当即就黑成了锅底。

“为什么不能结?”

看够了戏的沈佳音,终于出声,问向季泽昊。

他倒是没想到会听到沈佳音的声音,愣了一愣,抬眸望去。

沈佳音此刻正亭亭而立在楼梯口,一身白纱,身段优雅,她款款送楼上走下来,一直走到季泽昊跟前才顿住脚步,自上而下打量了他一番,淡淡道,“你还没有换礼服。”

说着走过去,轻轻握住了他的右手,季泽昊一愣,似乎没想到一向清冷的女人会如此热情的牵起他的手,正在他愣神的时刻,沈佳雪突然哽咽的开口,

“泽昊。”

季泽昊回过神,猛地挣开了沈佳音的手,喉结轻轻一动,低声道,“佳音,对不起。”

沈佳音的手在空微微僵了一下,然后平静的收回,眼眸微微下垂,弯了弯唇角,声音蓦地清冷,“对不起什么?”

对不起爱了你的妹妹?婚礼取消吧?季泽昊说不出口。

“姐,你别怪泽昊,一切都是我的错,要不是我怀孕了,泽昊他也不会……”

空气突然安静下来,沈佳音终于将视线落在沈佳雪的脸上,最后又望向季泽昊,沉着嗓音问,“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

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,不仅沈霆夫妇,就连季家二老脸色也变了。

谁也没想到两个年轻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豪门李这种事是在是太丢人,沈霆的脸色当场就难看起来。

季家父母,也是绷着脸,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季泽昊。

所有人都没有说话,好像都在等着沈佳音开口,让她拿主意一样,

沈佳音突然笑了,原来她还肩负着这么重的责任。

沈佳雪红着眼睛,看着面无表情的沈佳音,轻声道,“我没必要拿这个开玩笑。”

沈佳音扫了她一眼,淡淡道,“多久了?”

明明没有一丝情绪,沈佳雪却本能的觉得冰冷,她努力让自己迎着沈佳音冰冷的视线,哽咽道,“姐,你明明知道泽昊不爱你,为什么还要跟他结婚,我跟他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,你的眼里只有你的事业,你根本不会理会他的感受,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替你照顾他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要的是什么,你既然根本不爱他,为什么不能让给我?”

沈佳音听完只是淡淡一笑,道,“所以这就是你勾引我未婚夫的理由,上了床其实也没什么,既然我未婚夫有生理需要,我妹妹有这么乐意献身,我也没什么意见,孩子你可以打掉,不要是不想打,生下来给我带,我可以把它当做亲生孩子一样,绝不亏待它。”

沈佳雪傻了眼,她怎么都没想到,沈佳音的心竟然大到这种地步,饶是沈霆见惯了大风大浪,也被沈佳音这番话震住了,半天也缓不过神。

季泽昊更是一脸震惊,好一会儿才道,“佳音,你在胡说什么?”


第2章 如您所愿

“我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,”沈佳音还是笑,“季泽昊,季叔叔,季伯母,咱们沈家季家两家为什么联姻,相信原因你们都清楚,无非就是谋求两家企业的长远合作发展,商业联姻,重的是利而非情,有些事情,只要你们不介意,我不会追究。”

她这话已经相当明白了,她不在乎季泽昊跟沈佳雪的关系,只要她不反对,这场婚礼继续。

谁也没想到沈佳音居然是这样的态度,虽说沈佳音跟沈佳雪同为沈家女儿,但是沈佳音却坐镇沈氏半壁江山,而且她能力不弱,季家自然也是看上这一点,早早就让二人订了婚,拖了三年才办婚礼。

沈佳雪虽然也是沈家女儿,但是不管是心思,还是资历都跟沈佳音差得太远,他们这个圈子,谁不知道,沈佳音是沈氏第一继承人,她有沈家的第一话语权,娶了她就相当于娶了半个沈家,不然沈佳雪也是沈家女儿,他们也不会这么难办。

但是现在闹成这样,沈佳雪又怀了孕,他们就算同意,沈霆这边也不好交代。

只是季家还没开口,宋芷容倒先变了脸,“佳音你这是什么话,什么叫替雪儿养着,这是一句替她养就能解决的事吗,雪儿生了孩子,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人?”

“那就打掉。”

沈佳音冷冷道,“沈佳雪自己不检点,难不成宋阿姨还想让泽昊负责不成?说出去,岂不是笑话?”

宋芷容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沈霆也皱着眉,表情明显的不悦。

季父这时候才道 ,“佳音,我们季家是中意你做儿媳的。”

很明显,他将这个皮球踢给了沈家,让他们内部来消化这件事。

沈佳音望向沈霆,等着他说话,她倒想看看,她的父亲会怎样处理这件事,是让她今天在婚礼上被弃婚,还是委屈沈佳雪,保全沈家的颜面。

沈霆抿着嘴唇,眉头紧紧皱着。

宋芷容脸色微变,低声对沈霆道,“老沈,这事儿可关乎雪儿一辈子的声誉,你可得好好想想啊。”

沈佳雪委屈的看着沈霆,眼眶通红,这母女一唱一和,沈霆又是最容易心软,沈佳音几乎已经猜到了沈霆的决定,却还是想听他亲口来说,怀揣期待他会偏向自己、

沈霆沉吟了几秒,看向沈佳音,“佳音,婚礼先缓一缓吧,等事情解决了再说吧。”

沈佳音的心顿时凉透了,她望着这个偏心到极点的父亲,轻声道,“怎么解决,如果一天不解决,这婚是不是就不结了,父亲还不如直接点,直接说退婚。”

沈霆何尝不知道,这样的处理方式,伤透了沈佳音的心,可是佳音跟雪儿不一样,佳音她可以独当一面,雪儿还是个孩子,这件事他要是处理不好,雪儿这辈子就毁了,所以即便多恼恨季泽昊,多愧疚沈佳音,他还是硬着心肠,别开脸,沉沉道,“佳音,你一向通情达理,这件事闹出去损害有多大,我不说你也知道,就当是爸爸求你了。”

沈佳音忽然笑了,她脸上很少有笑容,季泽昊印象里,她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,这突入起来的笑容,就像是奶油糖果一样甜腻,却带着嘲弄,跟讽刺,冷得让人心凉。

“如您所愿。”

她说完这四个字,提起裙摆,朝外走去,背影萧瑟而孤独。

“佳音……”

似乎是谁叫了她的名字,她没有再回头,因为她知道,没有人会期待她回头。

大雨瓢泼,沈佳音车速开得很快,在马路上高飙起来。

如果这时候有人在旁边经过,就能看见车子坐着的女人,漂亮而精致,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,可是她的眼圈通红,像是哭过一样,如果是季泽昊看见,他会惊讶于这样的沈佳音,原来她不是无坚不摧,原来这个女人也会哭。

她开车到了一家酒吧,伸手将婚纱的下摆撕掉,变成了半身裙,然后跳下车进了酒吧。

一身白纱,美艳标致,跟夜店女郎的性感完全不一样,却忍不住让人想多看两眼。

她拒绝了每一个前来搭讪的男士,一个人趴在吧台前喝酒,可是身体醉了,脑子还是异常的清醒。

她知道有人将她从酒吧带到了酒店,她也知道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可是她太累了,或者她的心已经被伤透了,连反抗都失去了力气。

她被人丢在床上,然后她听见那个人在讲电话,临走前可惜的看了她一眼,之后关上门离开了。

沈佳音翻了个身,从床上坐起来,她有些口渴,想起来找水喝。

但是当她打开卧室的门的时候,看见客厅站着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。

他身上被雨水淋透了,衣服包裹在身上,勾勒出健壮的线条,沈佳音突然有些口干舌燥。

男人似乎也有些意外,卧室里会跑出一个女人来,还穿得衣不蔽体。(婚纱被剪了,露出两条大白腿。)

他没说话,只是打量着沈佳音,幽暗的眸子,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潭水,黝黑澄澈。

那真是一双极好看的眼睛,沈佳音想,这双眼睛长在这么一个留着络腮胡,看上去有些趿拉的男人身上,居然没有一点违和,甚至偏生出几分男人味。

她一定是喝醉了,她这么想道。

如果是清醒的时候,她可能已经离开了,但是现在,她站在原地,看着这个男人,没动,而是轻声道,“你不渴吗?”

男人眸中闪过一丝嫌弃,紧皱起眉,似乎对她这样的轻浮,有些厌恶。

这样的视线,如果是清醒的沈佳音,定然会露出不悦,但是现在,她鬼迷心窍的盯着男人敞开的衣领里露出来的锁骨跟胸肌。

他胡子上的水顺着脖子,滑进他的衣领,水珠顺着肌肉的纹理慢慢滑下,这样子,说不出的有些性感,她觉得更渴了。

一个大男人,被一个女人这么直白的盯着胸口看,不但不自在,甚至让他觉得不悦。

“看够了吗?”


第3章 确实没什么吸引力

男人沉声开口,嗓音跟他的邋遢的外形不一样,意外的充满磁性,低沉好听。

沈佳音回过神,面色有些尴尬。

男人没有问理会她的尴尬,沉着脸道,“你为什么会在这儿?”

沈佳音愣了一下,“不是你带我来的吗?”

“我带你来?”

男人眯起眸子,冷笑一声,“我好像没有叫客房服务。”

这话有些羞辱人,即便脑子有些不太清明,沈佳音也听出了浓浓的讽刺。

沈佳音眉头皱了皱,沉声道,“对,你没叫,因为叫客房服务的是我。”

男人猛地抬起眼帘,眸中瞬间带上几分危险。

“你再说一遍?”

男人猛地靠近,这句话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说的,沈佳音身体不由颤了一下,佯装镇定的抬起眼帘,“原来现在客房服务的门槛这么低,不知道能不能去投诉……”

她话音刚落,男人猛地捏起她的下巴,眯起眼眸,“不如先试试服务,再考虑要不要投诉。”

说完猛地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。

沈佳音的瞳孔猛地放大。  

这个吻来得太多突然,以至于沈佳音被亲的时候,完全是呆滞的状态。

而男人在碰上那张粉色的唇瓣时,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,跟这个女人不讨喜的性格不同,她的嘴唇,意外的柔软,甚至还有点甜,让人不觉有些食髓知味。

所以本该是挑衅的亲吻最后却弄得有点有点欲罢不能,就在他打算松开的时候,这个女人突然环住他的腰,踮起脚尖,回应起这个吻来。

男人眸中闪过一道寒光,突然推开她,阴着脸,道,“缺男人已经到了自甘下贱的地步了?对你来说,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都行?”

这话说起来,实在是伤人。

沈佳音一向都是沈家高贵的公主,何曾被人这么羞辱过,她咬了一下嘴唇,眼眶突然红了。

再强硬的男人,对于女人的眼泪,都是手足无措的。

比如现在,因着沈佳音红了眼圈,这个刻薄的男人,面色就变得有些不大自在起来。

“我说错了吗,你还委屈上了。”

沈佳音低垂着眼帘,好久才轻声道,“今天本来是我的婚礼。”

男人微微一怔,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身上这衣不蔽体的服饰哪里奇怪了,这根本就是剪掉了下摆的婚纱,难怪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。

这女人身上的婚纱价值不菲,绝不是一般家庭的可以买得起的,今天市里大婚的豪门似乎只有一家,那就是沈家。

所以眼前这位,就是外界谣传的,那个犹如高岭之花的冰山美人,沈佳音?

传闻跟现实差距有点大,谁会想到,本该在今天成为季家儿媳的沈佳音,会一副酒鬼模样,出现在酒店?

尽管心里又疑问,男人却没有开口去问,婚礼既然砸了,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,而作为陌生人,他也没那个必要多嘴。

所以他淡淡的看着她,“所以呢?”

“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柔柔弱弱的女孩儿,明明受伤害的是我,为什么还要我做出让步,是不是在他们眼里,像我这样的人,就不会受伤不会难过?”

“那都是借口,”男人哼了一声,声音透着不屑,“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,下半身决定上半身,什么喜欢柔弱的,都是借口,说白了,就是喜欢骚一点的。”

男人的视线自上而下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白纱的女人,她很漂亮,即便衣着有些怪异,已然遮掩不住那一身贵气跟锋芒。

上挑的眉眼,带着一丝清冷,孤傲的犹如一朵青莲,偏偏眼尾挑起的一瞬间,又给自己平添了几分媚意,这样的她,有几分禁欲的美感,让人很想撕开这张冷淡的面孔,看看她疯狂的模样……

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,男人便违心的别开视线,哼了一声,继续刻薄道,“不过你这样的,确实没什么吸引力。” 

沈佳音显然被男人的胡说八道给说愣住了,就在男人以为,是不是自己说话太过分的时候,她突然踮起脚尖,重新吻住了他的嘴唇,毫无技巧的吸允舔舐。

男人愣了一秒,猛地推开她,阴着脸道,“不过是被男人抛弃,就值得你着呢自甘堕落,若这就是你的本性,我想我大概明白他为什么不要你!”

沈佳音果然停了下来,她松开手,抬起眼帘,眼泪还在眼眶打转,嗓音略带沙哑道,“你不是说男人都喜欢骚一点的吗?”

男人……

他突然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,糟糕透顶的感觉,因为他察觉自己向来冷硬的心,对着这个酒鬼居然狠不下心。

“我很干净。”沈佳音眼睫轻轻颤抖,她伸出手,颤抖的解开他衬衣的扣子、

这个胆大的女人!

男人攥起拳头,理智告诉他,他应该推开这个神经病,然后狠狠的骂她一顿,将她赶走。

但是手指在碰上她的肩膀的时候,突然就狠不下心来推开。

“高高在上的沈家千金,是在勾引我吗?”

他的语气,冷嘲热讽,女人动作顿了一下,微微垂下眸子,睫毛微微颤抖着,是啊,真是倒足了胃口,沈家继承人,从小教养极佳的沈佳音竟然会下贱到对一个陌生男人求欢,她应该停止这种疯狂又愚蠢的行为,可是她又倔强的想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一丝一毫的吸引。

所以她在男人嘲讽的目光下,她继续解开下一颗扣子,男人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些皲裂,他猛地将她抵在墙上,嗓音阴冷道,“我在给你一分钟时间,你出了这么门,我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女人再一次亲吻了他干燥的嘴唇,男人眼底闪过一道寒光,伸手拖住她的腰,将人抱起压到沙哑上,粗暴的扯开她的裙。

男性浓厚的荷尔蒙气息,在周身流转,沈佳音有些喘不过气来,她抓着他的肩膀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男人却不给她思索的时间,直接切入主题。

这是一场激烈的情事,淋漓尽致,沈佳音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,她会在一个陌生人身下婉转绽放,那种渗入四肢百骸的快感,让人几乎窒息。

头顶的灯光或明或暗的闪动,她的脑子有点空荡荡的,突然自嘲的想,原来性跟爱真的可以分开。


第4章 从来都是别无选择

身上这个男人,跟她刚认识不过十几分钟,话也没几句,她很确定自己不爱他,但此刻在他身下,她整个人就像是燃烧起来一样,原来,她骨子里也潜藏着疯狂的因子。

“嗯——”

唇上一痛,她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,男人眯着眸子阴鸷的看着她,“你在走神?”

沈佳音轻轻眨了下眼睛,抬眼就看见男人带着怒气的眸子,他在生气吗,生气什么?

“你在想别的男人吗?在我床上想别的男人?”

沈佳音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生气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道,“没有。”

男人不相信,狠狠地在她肩上咬了一口,

“如果让我知道你把我当做别的男人,我会一口一口咬死你!”

沈佳音被咬得疼了,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然后抬起头主动去吻了吻他的唇,似乎是在安抚他的情绪。

女人身体轻轻一颤,发出一生痛苦的轻吟,男人的动作才又温柔起来,“记住我要你这一刻。”

之后,又是新一轮的沉沦。

男人有些沉迷她的身体,像一头发情的豹子一样,不知疲倦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,明知道她初次承欢,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
等一切结束的时候,女人已经昏睡过去,房间里一股情潮过后的味道,暧昧的气息在流转。

餍足的男人躺在床上,怀里还躺着被他狠狠疼爱过的女人,他动作不轻,女人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,青青紫紫的,让他有些懊恼,除了因为自己动作粗鲁之外,还因为这个女人让他不可自控的程度。

他对情欲一向克制,以前那么多长得比她漂亮,前来投怀送抱的女人,他看都不屑于看一眼,偏偏怎么就在这儿翻了车?

男人偏头看向怀里的女人,使坏在她脸上掐了一下,幽幽道,“沈佳音是吧,我记住你了。”

他洗了澡,依旧穿着昨天那套衣服,他下了楼,酒店经理早已经在外面等候了,见他出来,满脸堆笑,上前谄媚道,“霍总,昨晚休息的还好吗?”

男人淡漠的应了一声,扭头道,“送一套女式衣服去我房间,看她有什么要求,尽量满足。”

经理赶忙应了一声,拿过一个崭新的手机递给男人,“霍总,这是您要的手机,号码已经存进去了。”

男人接过来,拨了一个号码,拖着手机朝外走去。

电话很快就接通了,那边传来一个温和的男声,“霍总,你这一晚上去哪儿了,电话也打不通。”

“车子抛锚了,又下大雨,找了家酒店过了一晚,你过来接我,一会儿去趟工地。”

他说着,又顿了一下,“昨天沈家跟季家的婚礼是不是取消了?”

助理有点意外,“您才刚回国,怎么就关心起这事儿来了。”

男人不想多说,皱眉道,“我问你是不是取消了?”

助理摸了摸鼻子,道,“是取消了,我也是大早上刚看见的新闻,网络上传得血雨腥风的,说什么姐妹俩爱上了同一个男人,姐姐横刀夺爱,抢了妹妹的爱人,婚礼上大闹了了一场,沈家颜面无光,就暂时取消了婚礼。”

“姐姐横刀夺爱?”

男人挑起眉,她那样子,要是能横刀夺爱,会蠢到跟一个陌生人一夜情?

这种屁话,鬼都不会相信,“帮我准备一份投标书,我打算去竞标田海湾那块儿地。”

那边人一愣,“霍总,田海湾可是沈家今年的头号项目,他们话都放出来,要做省内最大的度假村,而且那块地对我们来说好像也没什么用,这样做,有点得罪人吧?”

男人眯起眸子,“你这么懂,不如你来当老板?”

那人噤声,“我这就去准备。”

男人这才挂了电话,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酒店,轻哼一声,“谁说我是为了项目。”

沈佳音醒来的时候,脑子还有点混沌,身体清晰的感觉,提醒着她最晚到底有多疯狂,她昨晚本来就没醉,所以做了什么,记得一清二楚,凌乱的床上,还残留着昨晚疯狂的印记,空气似乎还残留着那个男人的味道,但是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她觉得有些失落,而后却又自嘲的摇头,沈佳音啊沈佳音,不过是一夜情缘,你还指望对方对你嘘寒问暖不成,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,这会儿又矫情什么。

她收拾好脸上的表情,静静地坐起身,这才发现床头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上面有一张纸条,留了一串电话号码。

这是打算日后继续联系吗?

沈佳音看了一眼纸条,将它揉碎丢到垃圾桶,然后拿起衣服换上,离开了酒店,去公司的路上,还不忘去药店买了一盒避孕药,干嚼着咽下。

不过是一夜风流,她可不希望留下什么祸端,这样也挺好,各取所需,各不相欠。

没到公司,在路上已经在车里,将今日的新闻给听了。

沈霆所谓的处理方法,就是隐晦莫名,媒体那种捕风捉影的报道,他们根本就不回去澄清,而这个世界,往往是人云亦云,三人成虎,所以她明明是昨天退婚事件里的受害者,今天去变成了横刀夺爱的第三者,真是讽刺。

所以,当她出现在公司的时候,各种视线便纷至沓来,探究,嘲讽,或者惋惜,沈佳音视而不见,平静的上楼,去了办公室。

刚进去一会儿,手机就响了,她原本紧绷的面容,在看见这通来电的时候,微微松动了一些,而后摁了接听。

“佳音,我的天,可算打通了。”对面温暖,语气惊叹,“你个没良心的,发生这么大的事,竟然也不跟我联系,季泽昊那个混蛋,这种事儿,亏他干得出,可把我恶心坏了……”

沈佳音知道好友替自己打抱不平,但是这会儿,她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“你不是跟韩诺去度假了,怎么样,洱海的风景不错吧?”

“还行吧,也就那样,唉,你干嘛转移话题,”温暖这回聪明了,哼了一声道,“我早看姓季的不顺眼了,这次可算是装不下去了,你说你条件这么好,找什么样的不行,偏找这么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儿,你妹妹她什么尿性你不知道?她就是你喜欢什么,她就喜欢什么,偏要跟你一争高下,我早说季泽昊靠不住,这人太优柔寡断,你偏不听,现在受伤了吧?”

沈佳音没反驳,好一会儿,才轻声道,“温暖,我跟你不一样,我的人生,从来都是别无选择。”

第5章 季总以后还是叫我沈经理

如果可以选择,她一点不想生在沈家,如果可以选择,她也想轰轰烈烈爱一场,可是她不行,她不能够,她担负的责任太重,背负得恨意又深,从来都是身不由己。

温暖沉默下来,好一会儿才轻声道,“佳音,如果能够选择,还是要嫁给爱情。”

温暖还想说什么,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,沈佳音低声道,“我这边有点事,等你回来,我们见面再聊。”

“好,你忙吧,再见。”

挂了电话,沈佳音又恢复成原本冷淡的表情,淡淡道,“进来。”

李秘书应声推门进来,递给沈佳音一张请柬,低声道,“沈经理,沈总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。”

沈佳音动作顿了一下抬起眼帘,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笃笃 ”

“进。”

沈霆低沉的嗓音,隔着门缝传来,沈佳音轻轻推开门,迈步走进去,看着坐在座上的中年男人,淡淡道,

“您找我?”

沈霆摘下眼镜,揉了揉眉心,有些疲惫道,

“坐吧。”

沈佳音垂下眸子,静静地坐在沙发上,亭亭玉立,清冷高贵。

沈霆想起昨天的事,叹了口气道,

“佳音,你昨天说的话,确实有些难听,你宋阿姨昨晚哭了一晚上。”

沈佳音勾了勾唇角,

“父亲,您想说什么?”

沈霆看着她的嘲讽的眸子,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上,半响,才道,

“雪儿也是我女儿,她是你妹妹。”

“所以,您想说 沈家不是我一个人的,她应该也有继承权,我应该大度的跟她和平共处,打理好沈氏是吗?”

看着沈霆难看的脸色,她讽刺的笑道,

“这永远都不可能,父亲, 沈氏不是你一个人的,我母亲也有份儿,我想她不会愿意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产业,被入侵者拿走,当然,你可给他们母女股份,不过我要提醒您,一旦你手中的股份低于百分之三十,董事会就会重新洗牌,您可要想清楚。”

“你是在威胁我?”

“谈不上威胁。”

沈佳音迎视着他,霍眸迸射出犀利的光,

“我只是想提醒某些人,不要惦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

沈霆沉默了一下,揉了揉眉心道,

“雪儿毕业了,我只是想让她来这里实习一下,都不行吗,我这个总裁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吗?”

“有,您当然有,她悔婚得罪季家,夺了我的未婚夫,你都可以不计较,更何况是个小小的实习呢?”

沈佳音站起身,冰冷道,

“不过您也别忘了,您之所以能座上董事长的位置,是因为我手中有我母亲的的股份,父亲,我不想我们之间闹得那么僵,如果您执意要让沈佳雪进沈氏,抛售沈氏股份这件事,我能做得出来,我既然保不住沈氏,也不介意毁了它!”

说完头也不回,踏着高跟鞋决然离开,嘴角勾出一丝嘲讽的笑,昨晚她一整晚没有回来,作为父亲,不问她去哪儿了,不问她难不难受,而是责备她说话伤人,真是讽刺!不是已经习惯了吗,为什么心口还是这么压抑。

沈霆看着她的背影,恍惚中似乎看见了她的母亲,那么像,连脾气都一模一样

两个月后。

“沈经理,田海湾那一块地没有谈下来。”

李秘书将文件放在办工作上,低声道,

“有人比我们出价高。”

沈佳音眉头一皱,抬头道,

“怎么回事,不是要签合约了吗?”

“您还记得两三个月前突然打入云城市场的环海集团吗?”

沈佳音拧着眉,

“你是说那个开发环保产品的公司?”

“对,没错,他们的总裁叫霍遇,七年前在美国发迹,做的就是环保的专利产品,因着这些年的行事,国家也越来越重视环保,这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环海的发展,短短五年时间,从资产扩展到上千亿,连续三年被美国XX杂志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五十人,去年直接打进了福布斯富豪榜前一百,这个人,很有实力,大约三个月前,他回国了,第一站是在云城,他买这块儿地,是建造他的工厂,政府当然大力支持,一定程度上,能带动许多行业的发展,所以,我们恐怕没有多少胜算。”

沈佳音脸色有些不大好看,沈氏跟季氏共同投资一个大型度假村,就在田海湾,度假村自然会带动周边经济,但是那一片,有些偏僻,所以他们打算建造自己的商业街,跟度假村一体化,获得更高的利润,但是现在看来,有点困难。

她沉默了一下,道,

“卖主那边说不通吗?”

李秘书摇摇头,

“卖主说环海那边说了,不管我们出多少,他都比我们多百分之十。”

沈佳音脸色微微沉了沉,合上文件站起身,

“帮我约环海总裁,我要跟他见一面。”

李秘书一脸为难,

“沈经理,环海的人早就知道我们会这么做,他们……他们拒绝谈判。”

沈佳音沉默了一下,眼神清冷的看向桌上的请帖,半响,才道,

“你先下去吧,我想想。”

“是。”

李秘书走了之后,沈佳音又呆了很久,才起身离开。

刚出门就看见季泽昊从电梯出来,往她这边走来,身旁跟着沈佳雪,她眯了眯眸子,脚步不停的走过去。

“佳音。”

季泽昊开口叫道,沈佳音脚步一顿,淡淡道,

“季总以后还是叫我沈经理,人多嘴乱,我不想造成不必要的骚乱。”

季泽昊眼神变了变,低声道,

“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田海湾的事。”

继续阅读请点击【阅读原文】



首页 - 百色人网 的更多文章: